隨著製作廣告的成本逐漸攀升,愈來愈多品牌視生成式人工智能為減輕廣告製作壓力的有效手段。大型廣告公司如WPP以及跨國企業聯合利華等紛紛採用生成式人工智能,力求削減營銷成本並同時增加廣告數量。 WPP的客戶雀巢和億滋(Oreo和吉百利的製造商)已運用OpenAI的DALL-E 2來創作廣告。